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文化财富 > 盛世青春
先锋印人曹有福
来源:文化河南网    作者:古春    日期:2018-08-25 10:49:12    点击浏览:0

曹有福:艺术就是一个戴着镣铐的舞蹈,首先舞蹈是可以但是要有一个法度在。它是个综合的审美,就是你学的越多,创作的艺术品的附加值越大,它里面内涵会越丰富。
 
曹有福:小时候喜欢画画,书法是并行的,那时候也没有微信,没有微博这种,只能通过电视,有一个这个书法的(节目),只要到这个点儿,我就赶回家看电视,主要是通过电视来学这个东西(书法)。
 
曹有福:传统文化,它这个魔力很强,你只要亲近它就能被它就像磁场一样就被吸进去。我毕业之后先是带培训班,就是先教美术,后来教的书法,再后来,就是自己做工作室,自己创作。
 
曹有福:临摹,创作,临摹,创作,就像拧毛巾一样,这个过程很痛苦,但是你一旦把它变成有所得的话就像冲关过去了。
 
曹有福:我个人的一个艺术创作观点,就是毛主席说的这个,团结紧张,严肃活泼。这个是一个矛盾的东西,但是又能统一起来,就是我自己创作,就是大量的留白,就以篆刻为例,我用刀是齐白石那种很猛烈的,“咔”过去一刀;修呢就是吴昌硕那种细细地反复考虑去修,从刻制的过程到表现出来的形式,都是两个极端的对比关系。
 
曹有福:书法的高度越高,你篆刻的高度越高,所以我当时就是现在说叫“书印并举”吧,一直就是这样训练的。它(西泠印社)评审是一个综合的得分,门门通不一定门门精,但是你这个门门通的这个就像田忌赛马一样,这就占优势了,嗯,应该说加入印社也有一点,就是我始终认为是有一定运气成分的。
 
曹有福:因为篆刻这个(艺术)很小众,我们这代人就喜欢或者从业的人少,我还算是比较先锋的一种,因为以前学画画,画画的人对这种形式色彩都特别敏感,我就把画画里边类似于艺术设计啊,加入了很多这种偏于现在、偏于西方的形式的东西比较多(印里),是在一个极端对立的里面追求平稳。就是比如我们传统的更偏于1+1等于2,我可能就是0.83加X等于1,就这么个意思。结果都是一样,但是你,传达出来的东西是不一样的,你有一个思想过程你觉得精神很愉悦。
 
曹有福:我因为这几年写秦系的东西比较多,秦篆、秦陶文、这种秦系的比较多,后来我就想做一个秦系的题材(参赛兰亭),写的是秦始皇本纪里边的一段,是一个度量衡的东西,它看似每个都是个单品,然后组成一块就是一个整体,一个对秦系文字的一个诠释,也是我借这几年,学习的一个心得。这个(形式)是整个这个兰亭里边 唯一一件(入展作品)
 
曹有福:我个人比较喜欢这个佛教的题材东西,佛像印也是我平时也是创作比重比较大的,其实是无意为之,后来慢慢变成一个自己创作的一个,一个重要的组成部分,嗯,就是那些高冷范儿的那种感觉。
 
曹有福:艺术相关的都要涉猎一点,就像这个表和里一样,外在体现出来的是书画印的一个诠释出来的作品。涓涓细流,终归大海作波涛,把这些薄(弱)的东西,选出几个、几样来做精,就持续地往下走就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