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文化财富 > 盛世青春
刘雯卉:戏曲是我生命的支点
来源:文化河南网    作者:付玺雯    日期:2018-08-11 17:58:20    点击浏览:0


刘雯卉:我是豫剧演员刘雯卉,与戏曲的缘分由来已久。我觉得戏曲艺术是我生命的支点,如影随形,不离不弃。

 

刘雯卉:我小的时候上学的时候,本身就是一个文艺活跃分子,(但)我当时是十三、四岁了吧,那个身材包括身高,都已经长到一定的时候了,(但)我想进行我喜欢的这个专业(戏曲),老师扳腿啊,下叉呀,可以说当时那个时候非常非常难熬。

 

刘雯卉:(省戏校)毕业之后我也是蛮幸运的,(被)招收到(河南省豫剧)三团了。(有一次)我当时正在上《红果红了》女群众,然后我就听见导演说停,(他对我说)三团是跟从内心体验,完全是生活化的,你也要好好地跟老师们学,你要是不学的话,(不然)你在三团,上个群众,你都上不了。当时我听到这句话,对我打击蛮大的,但是有压力就有动力,以后在三团哪一个人演出,我都是在舞台后面看,一直到现在,我觉得这对我来说是一笔财富吧。

 

刘雯卉: 因为我蛮喜欢传统戏的,还是不想丢弃传统的古装的表演,所以说我当时就跟着跟着,然后又要求调到了二团,拜了阎派传人,赵玉英老师为师。

 

刘雯卉:你在舞台上所有一言一行,一个翻身一个程式的技巧,其实都是很合理的。我觉得戏曲是,是我生命的灵魂吧,我如果离开了戏曲,离开了灵魂,我就觉得我是行尸走肉了。

 

刘雯卉:(20)09年就是中国戏曲学院面向全国招生的第一个地方戏多剧种班,在大二的时候,学校就把马老师(马金凤)请过来,请过来之后,我就有幸跟着马老师学习《穆桂英挂帅》,我以前演的都是闺门旦,这样一个年龄跨度比较大的这样人物呢,我真正我很没底,(但)我当时想老师一句话,老师十五六岁就可以演老旦,我这个时候为啥不可以演帅旦,不可以演穆桂英啊,那我就跟老师好好学,最后我化妆的时候老师就是说,雯卉啊你呢很像我年轻的时候,那老师这样一说,再一个也跟老师有很深的感情了,所以说我就觉得我就拜老师了,入了马派,成为马派一名弟子。包括马派的另外的一些剧目,在我的心里那我都要一一把它继承下来。

 

刘雯卉:《王屋山的女人》,这部戏也是新创的,这个人物呢,也是我自己独立创作的。我当时给这个人物,融入了很多(感情),填的很满,内心很满。还有一个是(20)14年到上海参加国际艺术节。在第一场就还没有演出,就是上午走台的时候,就是我头上那个景,那个吊杆掉下来了,然后我就“噌”地一下,就跑到舞台中间了,就是连跪带爬再一看我的身体, 衣服已经挂破了,后脊梁这个皮已经撕下来了,因为本身唱戏它需要胸腔这个气息支撑,需要横膈膜,甚至说话呼吸就疼,咱们是来参加上海国际艺术节的,就因为这点小事不演那是不行的,所以说到晚上我就坚持着演下来,演下来效果也非常好。梅花奖、白玉兰奖(是)给我表演上的一个认可,其实我们最重要的。那还是给观众演出,然后多去塑造一些他们喜欢的,这样一些角色 ,这样一些舞台作品,这才是我们肩上的责任和重担。

 

刘雯卉:其实我们的这个付出和收获有的时候是觉得不成正比的,但是转面你再一想,你不可能全都获得吧,其实这才是我冷静下来认真去思考的,要去做的一些事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