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文化财富 > 中原名家
朱巧云:师德立身艺为本
来源:文化河南    作者:    日期:2018-08-18 21:59:31    点击浏览:6

人物采访

朱巧云 豫剧表演艺术家

王素君 豫剧王派创始人、国家一级演员

王书堂 著名豫剧表演艺术家 阎立品专用琴师

 

王素君:为人忠厚,正派,积极,人很正。有人品了,戏成了,德成了,戏也成了,就这个意思。

王书堂:朱巧云演戏有魅力。演人物非常好,人格也好,身段表演都很漂亮。另外这个人呢,不管跟谁在一块,互相在一块儿,关系搞得相当好,所以阎老师(阎立品)对朱巧云评价很好。

朱巧云:(当时)她的一场戏就是500块钱了,老师来这两年多,工资不要,把这钱捐给封丘的残疾儿童,就那她还到家乡要义演,这就说明阎大师这种美德品德,是一般人比不了的。

朱巧云:年了吧,大概就是我八九岁那年,通知叫我上剧团了,我是大半辈子都是在这个封丘剧团。

朱巧云:当时老师来咱们封丘剧团演的时候,她叫我演丫鬟,演那个秋玲。她说为啥叫你演秋玲呐,你知道不知道?我说那演吧那,(老师说)就是你演这个丫鬟,每场都跟着我,你每场都能看到我的演出。

朱巧云:(王书堂)是俺先生的琴师,他跟她十来年。我说书堂叔我想拜师,也不知道老师收我不收啊。后来他一说,老师答应了,这是1986年我就拜师了。

王书堂:她(阎立品)的弟子,首先一条,你得有德,学戏先学德,德是第一,德才兼备。必须得这样,你技术再高,你没有德,阎立品不会收你,所以这样的话,巧云这个人,又有德又有艺。

朱巧云:她那时候都七十多岁了,老师让我们这弟子0你们要停薪留职跟我三年,要把真东西传给我们(这些弟子)。俺那领导还闹得可不愉快,这后来我是强行走了。

朱巧云:她就是闲谈莫过十分钟,不闲谈,除了说戏,就是她看书、写字、教你,那就是吃饭、演出,其它的就是没有。我跟着她三年。没事就在家一个是我练嗓子,一个是老师给我抠戏。

朱巧云:《天女散花》是我梅爷爷(梅兰芳)的戏,以前是拿浮尘,经过梅爷爷他(改革)就是拿长绸,很潇洒很棒,(但)《天女散花》它这个花都是他们是用的这种象征动作,实际是没洒花,我是想着,(再)把这个魔术用上去,(后来)那个戏很受观众欢迎,掌声啊那时候都炸了。

王素君:她因为离开封近,又是祥符调,又是阎立品大师传人,唱得比较正宗,给人(印象)比较深,上台从不表现自己,就在人物中间。她那台步,老师不一定有。但是她自己有,她就跟着人物,我觉得这时候就应该这样挪动一下,(琢磨)怎么样挪动着美,人家是有创造性。

朱巧云:有时候我也问俺先生,戏达到哪个程度算是好戏(老师说)好戏它就是说,你这个戏唱好了,就是观众当场不给你鼓掌,你笑他笑,你哭他哭,到后来把这个幕拉完了,这时候给你来个鼓掌,她说那就是恰到好处。反正是我跟着老师学了几年,还有她在这(封丘)八、九年十来年吧,我从艺也多少年,就有一次达到了(老师说的效果)。在方城演的《秦雪梅》,就是像老师说那底下就是鸦雀无声,演出的效果相当好,我就那一次。

朱巧云:真真假假,虚虚实实,本来是假的东西,你要真的去做。是虚无的东西,你要实的去表现。演员的好孬就在分寸上,过了一点也不好,欠了一点不够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