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文化财富 > 中原名家
李宏权:用指挥棒与舞台对话
来源:文化河南    作者:    日期:2018-08-04 17:11:54    点击浏览:5

 

解说:1958年,李宏权出生于郑州巩义的一个豫剧之家。受父辈的影响,从小就与豫剧有着不解之缘。

李宏权:小学那时候普及样板戏时候,各个剧团都要招收人嘛,我就陪着他们去考试,演员都没考上,最后人家就考试老师相中我这个打鼓了,小学还没毕业,那就都十三、四都到县剧团了,紧接着越南自卫反击战,跟着常香玉、马金凤,我都被挑到中央文工团,然后这没几年就调到三团来了。

解说:在李宏权成长的一路上,天资与汗水是他艺路通泰的秘诀,虽然年纪尚轻,却已经是团里的重要司鼓、指挥。

李宏权:一个指挥啊你或者什么,他就必须很多经历才行,他有很多地方辅助你,你说我光打鼓,那不行的。

解说:如何创造感染群众的声音?如何更好地协调乐团?李宏权不断地思考这个问题。1996年,40岁的李宏权考入上海音乐学院,踏入了人生的转折点。

李宏权:我上学的时候,有个别老师比我还小,我是跟着本科生上的,非常困难,本科生学的,它那个深呐。前几个月老师都劝我,让我回来,就说你这个基础,你以前的基础不行,你能回去再打一年基础再来。

牛冠力:结果学了三个月,他要做一些作业,从县剧团到省剧团,土乐器,洋玩意儿他都接触过。一完成作业,这老师一看(说),李宏权这是你的吗?那都是我的,这老师就把他的作业拿出来作为样板,让大家学习,让其他学生学习,这已经不光是能接受了,学的还好嘞。

解说:刮摩淬励,顿学累功。2000年,在第六届中国艺术节文华大奖作品《香魂女》中,学成归来的李宏权担任了司鼓与指挥,从此正式开始了他的指挥之路。

牛冠力:他打《香魂女》打出来,你一听就知道了,打击乐本来冲击力是比较强一点的,听着非常柔和,他能把这打击乐处理地非常柔合,非常优美,很难得。

解说: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。李宏权知道,紧跟时代步伐是打造令群众喜闻乐见作品的基础。规范板式,创新编制,他找到了西洋乐与民乐的衔接点。

李宏权:这个三团呢新兴的剧团,很早就重视这个,有配器,有西洋乐队,这我上学回来以后健全了编制。最早的那个交响乐团,它就八六四四二(八个一提琴、六个二提琴、四个中提琴、四个大提琴、两个贝斯),我现在是六四三三二(六个一提琴、四个二提琴、三个中提琴、三个大提琴、两个贝斯),但是它效果还是可以的,达到音色,有些比如说有震撼的东西,它能达到。

牛冠力:他创作了小曲子,他还不能叫做交响乐,但是至少大型管弦乐队和他这个打击乐队他能够融在一起,听着非常顺,他以咱的打击乐的小曲板他给稍微改造改造,跟那大乐队配在一起,非常好听。

解说:跬步千里,多年的积累与实践不断地给李宏权带去灵感和经验。他先后指挥了《程英救孤》、《村官李天成》、《焦裕禄》等一系列河南戏曲里程碑式的作品,荣誉满载。

李宏权:每部(作品)都有遗憾,但是也有大有小。任何剧种、电影不管啥,必须从人物出发,从剧情出发,你会找到真正的,真正的感觉。

解说:如果说当今时代是河南戏曲发展最好的时期,李宏权就是整个阶段的亲历者。起起伏伏,风云变幻,他始终保持初心,荣辱不惊,与河南戏曲一起灿然成长,涅槃重生。